她被称为东方“女福尔摩斯” 靠烂菜叶破谋杀案

2019-04-11 11:54:54来源:北京日报  责任编辑:王欣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说到福尔摩斯,大家耳熟能详,英国大侦探运用各种刑侦技术和推理,从蛛丝马迹中破获一件件大案。当然,这只是文学作品,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刑侦技术是个非常严谨的学科。尤其是刑侦技术中的痕迹检验,作为刑侦破案的重要手段,需要从业者熟练掌握数学、物理学、化学、生物学、光学、心理学以及计算机科学知识,还要面对刑侦过程中的诸多困难,甚至牺牲个人健康和家庭幸福,是个神秘而高尚的职业。

  北京市公安局房山分局的李玉芬,就是这样一位刑侦技术专家、痕迹检验高级工程师。北京甚至全国同行都叫她“东方女福尔摩斯”。

菜叶子上的指纹

  恰恰就是这一瞬间给了李玉芬灵感——犯罪分子用手掰菜,或许也会因为用力留下汗液啊。

  见到李玉芬前,我满脑子想的都是电视剧《大宋提刑官》里宋慈的形象,冷峻坚定又潇洒自如。真实的李玉芬却消瘦,话音气短,甚至还有些颤抖。但当我看到她因几十年手捏冰凉铜镜导致痉挛变形的手指,和被暗室灯光刺激而睁不开的双眼时,我只觉在这个女人瘦弱的身躯里孕育着巨人般的能量。

  李玉芬是半路出家的刑警,年轻时是一名优秀的中学教师,走上刑侦这条职业道路纯属偶然。

  上世纪80年代,知识分子在各行各业都是凤毛麟角,公安系统也是一样,当时的房山分局想建立一个指纹痕检中心,但一群粗老爷们儿,哪干得了这细致活?出身警察世家、对公安事业很有感情的李玉芬接受了这个任务。

  光有信念可不够,指纹鉴定领域在当时整个房山区都是一片空白。李玉芬只能到刑侦技术研究所速学了三个月,指纹专家马建华写的《十指管理方法》,厚厚一大本,李玉芬如饥似渴足足看了20遍,几乎每段都能够熟练背诵,每个专业名词都能信手拈来;指掌纹图谱类的教材市面上无法找到,她就照着马老师的图谱用手绘制了一本,一次画不好就连续画五次;指纹鉴别技术是国外引进的,为了读懂原版英文文献,英语底子并不够的李玉芬到书店买了本英文词典,一忙完案子,她就一手拿着文献,一手拿着词典,一个词一个词地啃,同事都笑她“找累”。

  挑战很快到来了。1989年5月1日,某菜园发生一起凶杀案,看菜的一个老人被杀。案发现场十分蹊跷,菜地所种的圆白菜全部被拔出并且踩烂了,菜叶子满地散落,没有提取到有价值的痕迹物证,只有大片大片的烂菜叶。

  找不到证据的干警们一着急就将现场所有的菜叶装进筐里,认为这上面肯定有犯罪分子的指纹,只不过他们没有办法检测出来而已。

  李玉芬是分局唯一懂指纹的技术人员,可见到一筐的菜叶子,她傻眼了:“这是干什么,当我是收破烂的吗?”

  “李工,我们也没辙了,现场很乱,只能把菜叶子都拿过来了。”

  看到刑警队长严肃的面孔、充满期盼的眼神,李玉芬知道这不是玩笑。她收下了这一筐烂菜叶,可她只在书上见过从苹果上提取指纹的例子,自己也没操作过,在蔬菜叶上取指纹,更是从没见过报道。

  5月1日原本是假日,李玉芬却拎着半筐圆白菜,一头扎进实验室。暗室里,她用右手拿着电筒顺着菜叶打侧光,左手用镊子夹住一片片菜叶,翻来覆去地找,终于在叶脉上发现两款减层指纹痕迹,但不够检测痕迹的标准。

  眼看墙上的时钟已经定格在了凌晨1点,鉴定工作毫无结果,沮丧的心情加速了疲惫的袭来,头痛欲裂,眼睛模糊。她迅速站起来用凉水洗了把脸,清醒了一下,对着镜子告诫自己:“不能退缩!”

  活动活动右拇指,她又一次拿起镊子耐心寻找,突然看到一片菜叶上有像手指捏过的痕迹,只是没有指纹线痕迹。可很快她就发现这两处指纹都是残缺的,没有任何鉴定价值,巨大的挫败感涌上心头。

  疲惫与失望交加之际,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滴下,落在了她的手上。恰恰就是这一瞬间给了李玉芬灵感——犯罪分子用手掰菜,或许也会因为用力留下汗液啊。

  李玉芬立刻想起以前学过的技术方法:只要破坏菜叶子的细胞,汗液的盐分就会发生反应,再用温加法将破损菜叶的水分蒸发,指纹线所触及的部分会暗淡下来,指纹就会呈现。

  说干就干,她立刻将有指纹的菜叶放到刀柄上,用加热灯进行加热。几个小时过去了,终于,菜叶上慢慢出现了一圈又一圈的纹线,不一会儿,一个斗型指纹出来了,就是它!

  李玉芬丝毫不敢怠慢,立刻拍照,拿到暗室洗刷,很快一张清晰的指纹照片被冲洗了出来。

  此时窗外传来了鸟儿嬉叫的声音,李玉芬这才发现,天已经亮了,一个无眠之夜啊。

  最终,通过这张照片上的指纹,三个青少年犯罪嫌疑人落入了法网。

失而复得的零件

  机警的她在王某摸过的地方悄悄提取了指纹,回去进行对比,两个指纹完全吻合。

  1994年4月,北京化工某厂发生一起特大盗窃事故,该厂价值亿元的进口设备中的重要组成部件丢失了,这些零件虽小,却价值不菲,没了这几个关键部位的小零件,这些大型进口设备就无法启动。

  案件等级迅速升级,被定义为重大盗窃案件,李玉芬再次被派到了现场。

  一进现场,李玉芬与同事一起认真勘察讨论,发现仓库大门并没有破坏,可是东西却丢失了,那么犯罪嫌疑人只可能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窗户。爬窗户肯定要用手去抓——职业的敏感性告诉她,窗户那里肯定有线索。

  李玉芬走到窗口,拿出相关设备操作起来,很快就从窗户上提取到一个小手指的指纹。

  在场的人都对她的行为表示疑问,凭一个小小的指纹能干啥?其中最不屑的就是厂子的保安队长王某,甚至出言不逊:“你一个女的,还是回家哄孩子吧!”

  李玉芬听完一笑了之,回敬道:“我只相信科学!”

  李玉芬很快扎进实验室,连夜进行勘察检验。

  可是这期间,厂子里出现了怪事,丢失的零件竟然失而复得了,而且还是保安队长王某带头找到的。李玉芬感到奇怪,认为这个王某无论从行动上和态度上都有疑点,决定提取这个家伙的指纹。

  第二天李玉芬又来到现场,王某显得极其热情,他讲述着找到丢失物品的经过,讲得活灵活现,说是在厂子胡同的旮旯里找到的。李玉芬才不信这个家伙的话呢,机警的她在王某摸过的地方悄悄提取了指纹,回去进行对比,两个指纹完全吻合,最终确认王某就是犯罪嫌疑人。

  经过王某的口供交代,在进口设备搬进厂子的时候,有几个外籍工作人员在那里调试,其中有一个小箱子引起了他的注意。他盘算着,里边说不定有外国进口的打火机,可以摸出一两个玩玩。待晚上值班时,王某发现窗户没有关牢,于是打开窗户钻了进去。

  只是在里面找了一圈,根本没有找到打火机,王某只好将放在柜子里的新奇小零件装走了,心想兴许可以卖几个钱,谁想到这小零件如此贵重,还惊动了公安。李玉芬专业严肃的样子也把王某吓坏了,他一下子心虚了,想把这些零件还回去,为此自导自演了贼喊捉贼的闹剧,趁乱将零件扔在了厂子的旮旯里,为的就是洗脱罪名。

  只是他的如意算盘打错了,最终也没逃脱李玉芬的慧眼。

火柴上的血迹

  她带着从现场找到火柴遗留物和血迹回到了侦测室内,利用自己研发的鉴别技术,从火柴上面提取出1/3带血的香烟痕迹。

  法医这两个字如此神圣,李玉芬深知自己身上所承担的重担。

  侦破一件又一件案件的过程中,李玉芬研究总结出了自己的一套办法,其中之一就是运用逻辑思维进行案件推理。

  1997年12月,良乡某厂家属院内发生一起凶杀案。

  已经是痕迹检验工程师的李玉芬第一时间抵达现场,还没有进院,就从院门的夹缝里看到两个躺在地上的身影。这是她出现场最不愿意看到的,说明又有人被害了。

  那是一对父女,男的30岁,女的是他女儿,才9岁,两人都已经没有生命迹象,就这么硬挺挺地躺在地上。鲜活的生命就这样凋零了,每次见到这番场景,李玉芬都无比痛心,作为公安干警,她只有尽快破案,找出凶手将其绳之以法,才能告慰这对父女的在天之灵。

  职业的机敏性让李玉芬就像一条灵敏的警犬,在方圆几百平方米的范围内寻找着有价值的线索。她首先发现的是被害的女儿放在沙发上的书本和小黄帽,只有刚放学回家,孩子才会把书本和小黄帽放到沙发上,从这点可以推理出,案发时间应该是在孩子放学回家写作业期间。

  李玉芬又在门口处寻到一个火柴盒,这个物证很重要,李玉芬将它小心翼翼放进物证袋里。接着,她从地面的碎玻璃颗粒一直追寻到门外的碎玻璃碴,最终从门后找到一副带血的手套和一把菜刀,这可是关键物证啊,上面肯定有犯罪嫌疑人的指纹。

  李玉芬还从现场杂乱的景象中判断出,这里发生过搏斗,并在地面发现了些许血迹,很可能就是犯罪嫌疑人留下的,她迅速提取了血迹。最后,从屋外垂到地面的被子上带尘土的脚印上,李玉芬判断出,凶手是男性。

  但光有这些还不够,李玉芬还需要在实验室里完成最终检验。她带着从现场找到的火柴遗留物和血迹回到了侦测室内,利用自己研发的鉴别技术,从火柴上面提取出1/3带血的香烟痕迹。通过对比,确定为“都宝”牌香烟,明确了这是犯罪嫌疑人喜爱的香烟品牌,并最终通过血液确定了犯罪分子的真实身份。

  她将这些推理出来的重要线索交给了办案民警,民警们运用这些线索很快将案子侦破,将犯罪嫌疑人抓获。

  同事都对李玉芬竖起了大拇指,感觉太不可思议了,有刊物连续多次报道李玉芬如何破案如神,并给她起了一个传奇般的外号“东方女福尔摩斯”。

谋杀,还是意外

  二人交代的犯罪事实,竟然与李玉芬推理的现场分析完全相同。

  李玉芬总是不断告诫自己,绝不能有冤假错案,一旦案件审错,带来的后果是不可想象的。

  她曾经亲自纠正过一回冤假错案。

  2000年3月,房山史家营派出所接到报案,该地一辆豪华轿车被烧毁,现场路基下有一具男性尸体,现场法医通过甄别确定为他杀。

  车主梁氏父子二人很快被确定为犯罪嫌疑人,警方认为他们将自己的汽车点燃烧毁,目的是为掩盖杀人罪行。

  可奇怪的是,父子二人被抓起来后一直喊冤,极其不配合口供工作,三天三夜不吃不喝。办案民警认为他们就是在故意拖延时间,打疲劳战。

  这事传到了李玉芬耳朵里,直觉告诉她,这中间肯定哪里出了问题,她要去现场再勘查一番。

  重感冒带来的头痛撕扯着李玉芬的神经。要是一般人,早就回家休息去了,可李玉芬不敢去休息,她生怕自己这么一休,这案子就出了差错。对真相的追求激励着她带病抵达案发现场,忍着病痛勘查起来。

  案发现场的景象告诉李玉芬,这次来对了。不足半个小时她就找出了问题所在,推断这起案件根本不是梁氏父子所为。该案性质是纵火案,不是故意杀人——是主犯点燃汽车,爆炸后门板击中另一名主犯面部造成的死亡。

  李玉芬判断的根据是,案件是熟悉现场的人员所为,而梁氏父子根本不熟悉现场,所以排除他二人。通过现场侦查判断,死去的男子其实是纵火嫌疑人之一,很大可能是因爆燃意外被炸死亡的,其他嫌疑人救人未遂后逃跑。

  听到这些,办案人员立即更正了侦查方向, 先后传讯并抓获了死者的弟媳、弟弟。二人交代的犯罪事实,竟然与李玉芬推理的现场分析完全相同。

  李玉芬对自己职业的热忱超出了常人的想象。总有人问她:“干这一行,你不觉得害怕吗?不觉得脏吗?”但在20余年的工作中,李玉芬早已对法医工作有了自己的理解,看到自己提供的信息、线索和证据帮助同事破获了一起又一起重大案件,抓获了一个又一个凶恶歹徒,她总会感受到从事刑侦技术工作的神圣、职责的重大。

  有了这么多成绩,放到一般人早就该卸下重担,享受人生了。可李玉芬总觉得不够,还想为给后来的新人多传授些经验和知识,将中国的刑侦技术事业推上更高的台阶。

  她将自己20多年的工作经验整理成论文,总结了对白菜、萝卜、菠菜、苤蓝等常见的11种蔬菜,苹果、梨、柿子等12类瓜果的指纹提取方法,以及对各种颜色、质地、图案的布、绸、革、纸类进行痕迹显现提取实验的方法。

  李玉芬还结合自身工作实践与积累,撰写了《色彩鞋样图谱》《直觉思维在侦察破案中应用的研究》《关联思维在串并案中的作用》《特殊反向指纹的识别方法》等多部专业书籍,为学习法医的学员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和理论支持。

  从警多年,人们从没有看到李玉芬请假,也没有听她说过一句累,然而事实上,李玉芬早已为事业付出了身体健康的代价。多年的工作使她积劳成疾,每次看案卷,一看就是大半天,颈、腰、肩会疼痛难忍。为坚持办案,她就把椅子高度降低,让脖子与桌面一般齐,减小颈、腰的弯折角度,这样会好受些,可以坚持更久。

  由于长期接触化学药物,使她的眼睛视物不清、变形,血小板长期低于12000,而白血球则高达1500以上,而李玉芬始终以饱满的精神状态全身心投入破案工作,丝毫没有松懈。

  作为一名人民警察、优秀的法医工作者,20余年来,李玉芬总共出现场几千多案次,用痕迹物证等认定案件1200余起,协助破案22起,抓获罪犯1000余名,破案率为100%,没有一起错案。她先后荣获“二级英模”“全国优秀人民警察”“中国杰出女民警”“全国三八红旗手”等多项荣誉,还代表房山区警察,成为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一名火炬手。

  李玉芬已经退休了,但还继续战斗在刑侦工作的战场上,继续侦破疑难案件,向学生们传授自己多年的刑侦经验,发挥余热。用她自己的话说:“做好刑侦技术工作,是刑警的神圣职责。”

 友情链接

/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