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年断案验尸近600具无一差错!“不要命”的他,是法医界的“金疙瘩”

2020-06-11 11:22:09来源:山西长安网  责任编辑:王欣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尽管二十来年过去了,山西省吕梁市岚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赵志鹏依然记得当时从事法医工作时的那段铮铮誓言:我愿意为自己出具的每一例鉴定结果终身负责。

  在单位大伙常说的一句话是:再大的案子,只要志鹏一往那儿站,心里就很踏实。从警25年来,赵志鹏断案验尸近600具,活体损伤法医鉴定超1000例,无一差错。

  2017年除夕,小县城的年味浓浓。赵志鹏从法医室走出来,下意识地拍了拍身体,疲惫的脸上挤出一丝笑意——终于能回家过年了。春节假期中,赵志鹏连续几天大便困难。正月初七,妻子逼他做了个检查——直肠癌,见惯生死的赵志鹏第一次慌了。

  “不要命”的老警察

  直肠癌根治手术很顺利,可赵志鹏却要和“造口袋”过完余生——那是一个储蓄人体粪便的容器,必须24小时随身携带,还需别人辅助清理。“我家老婆像照看小孩一样,还得给我收拾粑粑。”一米八三的汉子这样调侃自己。

  术后半年里,赵志鹏共化疗了6次。其间,他除了去楼下看花花草草,还忍不住关注下工作群里有什么案子。遇到急难险重的活,大伙就在电话里请教他,或直奔他家里。2018年5月1日,县里发生了一起重大杀人案。“我去看看”,他轻描淡写地交代了妻子。“我在微信群里看见志鹏正在缝合尸体切口!”妻子瞪大眼睛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一边流着泪,一边蹿着火。“这是一起重大杀人案,稍有疏忽就找不到证据,咱得为自己签的那个字负责任嘛!”赵志鹏像犯了错的小学生跟老婆解释着。

  术后半年,年过半百的赵志鹏主动请缨返回岗位。他说:“局里缺法医,我得为自己的工作负责。”目前,他已经带着“造口袋”尸检、活检100余起。

  “每次鉴定完毕,顺利破了案,特别有成就感。”赵志鹏说。这次返岗,赵志鹏还给自己配了个贴身“女秘书”——自己的妻子。“结婚30多年,最少的一年只有86天在一起,里里外外都是我。这下好了,天天绑一起了。”妻子说。

  2019年冬,赵志鹏鉴定的一个陈年积案涉及一个比例问题——挫伤面积达体表面积的6%,构成轻伤二级。“这看上去就跟假的一样嘛,怎么算出来的?”岚县检察院“80后”检察官牛慧平一直认为老赵“刚正不阿,从不捣鬼”。唯独这次,她提出了尖锐的问题。“小牛,你等着,我过去给你解释。”赵志鹏抱着一堆资料一口气跑到岚县检察院牛慧平的办公室。

  这个测算,老赵可是下了好大辛苦。依据常识,受伤比例=受伤面积÷人体体表面积,人手五指并拢,一掌面相当其自身体表面积的1%。可是时过境迁,如何测算手部面积才更精准?赵志鹏找来心电图纸,比对受害人的手掌,硬是通过一毫米一毫米地数格子的笨办法,“数”出了受害人的手部面积,进而算出比例。“望着老赵起身离开时的背影,我的眼泪唰就下来了!”牛慧平红着眼圈回忆道。

  法医界的“金疙瘩”

  25年来,全国、省市县的几十本荣誉证书摆满赵志鹏的床铺,但最令他骄傲的是那几本砖头厚的论文集。这里面收录的9篇论文浓缩了他的从业故事。比方说,为了侦破一起自杀案,他曾亲自模拟当事人“用铁丝套脖子上吊”的过程。破案后他就总结经验,撰写了论文《法医要重视命案现场的勘查》。

  2012年9月25日上午8时左右,暴雨如注。在209国道岚县土峪路段发生了一起交通肇事逃逸的命案,两名死者躺在一座小桥下,一辆摩托车斜搭在护栏上,现场被暴雨冲刷得模糊不清。

  “这是遇到的最棘手、历时最长的一起案子。”岚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副大队长刘凤平说。他们通过3个多小时的现场勘查,又开会研究,但盲点重重。第二次案情分析会从晚8时开到凌晨3时。赵志鹏根据尸检时发现的“撕裂的口子、方向、长度,加上受力方向、受伤高度”等断定为“相向车辆碰撞”。终于确定了侦查方向,一个月后案子水落石出。“如果没有志鹏,这样的案子不是延期就是背道而驰。”刘凤平说。

  2003年“非典”期间,从太原回到岚县的一名男子第二天死了。这在当地引起极大的恐慌,当地公安局决定对死者进行肺部解剖鉴定,赵志鹏临危受命。

  盛夏的六月,赵志鹏穿上厚厚的胶质防化服,解剖尸体。防化服包裹着赵志鹏的整个身体,密不透气,护目镜基本看不清了,咳出的痰堆积到嘴角,闷得异常难受,鏖战3个多小时后,赵志鹏成功解剖出了死者的肺并做出鉴定结果。

  当鉴定结果显示“没事”的那一刻,赵志鹏终于松了一口气。脱下防化服时,他的衣服完全湿透了,衣襟和袖口滴滴答答淌着汗水。赵志鹏躺在宾馆昏睡一小时后,床上留下一个湿透的“大”字。后来,山西省公安厅政治部授予其“抗击非典先进个人”荣誉称号。

  大伙眼里的“实在人”

  法医经常跟死尸打交道,有人觉得不吉利,有人觉得有暴利。每次发生命案赵志鹏总是“跑太平房很快”。这时有人在背后议论“没利能跑那么快?”“死人除了能给你个臭味味,还能给你啥么?”。赵志鹏苦笑一声,无奈地摊摊手,解释道:“鉴定的时效性对破案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尤其夏天,尸体极易腐败。你说我不跑快点能行吗?!”

  局里有人说,老赵是个“硬汉”,为了坚持鉴定原则,无论谁说情也不行;有人说,老赵是个“憨人”,至今岚县县城没房子,一年四季住单位,吃食堂,太原的老房子也是老丈人家救济的;还有人说,老赵是个“怪人”,就爱钻在书里瞎研究,别人请他喝酒也不去。

  “别人升官发财我不羡,我就守住一亩三分田。”老赵这样说。

  25年前的赵志鹏还是岚县大蛇头乡的一名乡医。经过同事李振荣的举荐他才来到岚县公安局从事了法医这一行。10多年前,李振荣家亲戚为了让鉴定结果轻一点,托他找一下当时的鉴定人赵志鹏。当李振荣领着亲戚,提着礼物到了赵志鹏家里,他却毫不客气地说:“老兄,这不是让我犯错误嘛!绝对不行!”时隔十年,李振荣说:“我俩是多年的老伙计啦,我还能不了解他的处事原则?我之所以硬着头皮开口,是顾及亲戚的面子,经志鹏那么一说,我不就好交代了吗?!”

  赵志鹏带病坚持工作的事迹被媒体报道出来,在大家眼里是个“名人”了。但他却平静地说:“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在特殊的岗位上干着平凡的事情。”

  (本文转自山西日报)

 友情链接

/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