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抓捕毒贩,车门被撞变形,他还是不松刹车,最后……

2020-08-20 11:49:33来源:警方微信公号  责任编辑:王欣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吴大是我们母女的恩人,我还没有和女儿一起当面跟他说声谢谢,怎么就走了呢。”得知安徽省池州市公安局贵池分局禁毒大队大队长吴跃勤因突发疾病牺牲的消息,正在女监服刑的盘某泣不成声。

  对追捕自己的民警,没有怨恨,反而感恩,这件让人有些意外的事,在吴跃勤同事的眼中却不难理解:吴大虽然与亡命毒贩搏斗时一点不手软,栽他手里不下于百人,但要是嫌疑人有困难,他也会一视同仁地伸出援手,用温情感化人心。

  然而,在7月2日的遗体告别仪式上,直到见到吴跃勤的家人,与他共事过的同事才知道,他们熟悉的队长也有“藏”起来的一面:女儿遭遇车祸,卖房举债治病,一件衬衣穿了八年不舍得扔……

  吴跃勤从没向组织上喊过苦,他的清贫出乎所有人意料。但他三十年如一日冲锋在打击违法犯罪、守护群众平安的第一线,用行动捍卫公平正义,用生命铸就忠诚警魂,分量之重早已无法称量。

  “‘军功章’上面写着他的名字”

  2016年初,吴跃勤从杏村派出所教导员调任贵池分局禁毒大队大队长。对这个新来的领导,队员们不仅不陌生,可以说是印象极其深刻。

  “吴大之前被抽调过来,参与侦办一起部督毒品案件,当时办案车辆紧张,他什么要求都没提,自己花钱租车用来追踪毒贩,很快就带着大家摸清贩毒网络,把案件破的漂漂亮亮。”禁毒大队民警方琦回忆说。

  初次亮相,禁毒大队的民警就对吴跃勤的敬业精神和办案能力刮目相看,而在日后与毒贩一次次交锋中,大家更是目睹了吴跃勤为了破案的拼命,“永远都是冲在别人前面”。

  长期在池州从事贩毒活动的王某是吴跃勤的重点打击目标,因其团伙反侦察意识极强,多次抓捕均未能成功。2017年5月,吴跃勤掌握到王某的下线张某的等人从江西购买毒品,正在回池州途中,立即组织抓捕行动。

  但狡猾的毒贩有所察觉,一道上疯狂逃窜。在通过杏花村高速收费道口时,吴跃勤果断驾车冲出去拦截,车身被穷凶极恶的毒贩狠狠撞击,擦出一连串火花。

  “因为事出紧急,吴大根本顾不上危险,用主驾驶室一侧拦在毒贩车头前,车门都被撞变形了,还是不松刹车。”方琦说,连毒贩也被震撼了,不敢再拿命较量,主动放弃了抵抗。

  看到毒贩被制服,吴跃勤兴奋极了,顾不上胳膊受伤,带着大家直奔办案区,连夜开展审讯工作。经过循线追踪,最终将王某贩毒团伙一网打尽,斩断一条由四川至安徽的贩毒通道。

  有人劝他,辖区毒情并不严重,不用这么玩命。但吴跃勤不这么想,他说只要有人吸毒,背后就可能存在贩毒通道。四年来,吴跃勤加强与队所的联勤联动,带领禁毒民警在打击零包贩毒的同时,坚持循线暗查,打链条、斩通道,共破获贩毒案件60余起,包括6起省部级督办毒品目标案件,抓获涉毒嫌疑人100余人,查处吸毒人员700余人次,至今没有发生一起吸毒人员肇事肇祸案(事)件。

  在他牺牲前的第六天,贵池分局禁毒大队被安徽省禁毒委评为全省禁毒工作成绩突出集体。

  “这份‘军功章’上面写着他的名字。”禁毒大队的民警们说。

  “群众有难他一定会‘出头’”

  “他是一个会为群众‘出头’的好警察。”提及吴跃勤,木闸乡的村民无不称赞。

  自1990年入警后,吴跃勤在派出所、刑警队工作多年。2008年4月,时任牛头山派出所所长的吴跃勤,在木闸乡入户走访时,听说村民都很害怕刘某某当村长,但一追问缘由,村民就会支支吾吾起来。吴跃勤没有放过这一丝异常,组织开展秘密调查,掌握到刘某某等人干扰基层选举的违法线索。

  “刘某某在当地势力很大,还让人私下来说情,施加压力,但吴大根本没有理会。”当时与吴跃勤共事的池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四级警长章礼宝说,面对重重阻碍,吴大悄悄把村民带到村外去了解情况,一点一点固定证据。

  经过深挖彻查,吴跃勤与同事查实了刘某某等人涉及寻衅滋事、敲诈勒索、非法拘禁等一系列犯罪事实,端掉了以刘某某为首的地方恶势力。

  身材高大壮实,走起路来带风,这是吴跃勤留给别人的第一印象,但相处多了就会发现,这名雷厉风行的热血干警,内心有着不同于外表的温暖细腻。同事爱人失业要找工作、老人遗失户口需要核实补办……在吴跃勤的笔记本里,除了密密麻麻的工作内容,还记录了辖区群众和身边同事大大小小的困难,甚至连犯罪嫌疑人的,也揽在身上帮忙解决。

  2016年,在办理一起公安部督办的毒品目标案件时,吴跃勤得知犯罪嫌疑人盘某有一个不足一岁的女儿无亲属照料,便立即协调福利院妥善安置,还自掏腰包给孩子购买了奶粉和生活用品。案件办结后,吴跃勤放不下牵挂,会定期去福利院看望孩子,给盘某送去孩子的生活照,鼓励她好好改造。看到孩子得到照顾,盘某流下了感激和悔恨的泪水。

  然而,有时候吴跃勤也“不近人情”,无论是亲戚,还是朋友,想要托他“办事”绝无可能。

  “他从来没有为私事打招呼,只有唯一一次他带着侄子来找我,还是因为寻衅滋事来自首的。”曾在吴跃勤老家当派出所所长的姜乐明说。

  在派出所工作期间,吴跃勤调解矛盾纠纷1300多起,救助服务群众上万人。负责刑侦工作时,参与侦破刑事案件500余起,抓获逃犯30余人。为了解决群众急难,他还就线索移送、警情处置、矛盾化解等工作与乡镇建立联动机制,至今仍在沿用。

  他的清贫出乎所有人意料

  时间回到6月28日上午10点钟,方琦最后一次看到吴跃勤是在案件分析会上。

  “吴大跟我们分析案件侦查方向,让我们去提审已经抓获的嫌犯,锁定他的上线。”方琦说,散会后,或许是因为突发疾病前感觉到不适,他悄悄躲进了备勤室想休息一下。

  然而,吴跃勤再也没有起来。直到晚上7点半,有人走进备勤室,才发现他的身体早已冰凉。

  “他走的太不体面了!”吴跃勤的妻子沈霞一想到丈夫出事时,穿的还是八年前买的条纹衬衫,就忍不住流泪自责,“衣服颜色都洗到发白,为什么就没给他买件新衣服呢。”

  吴跃勤牺牲后,同事们才察觉他的家庭生活原来如此清贫。2013年,由于女儿遭遇严重车祸,导致左腿四级伤残,肇事车辆肇事时处于脱保期,无力支付治疗费用,吴跃勤悄悄变卖了家里唯一一套住宅,举家挤进了岳父在城中村的居所。女儿后期的治疗费用高昂,而沈霞只是一名环卫工,收入微薄,家庭的重担都落在了吴跃勤的身上。

  “当时他只说请几天假,但不到三天就回来了,说所里事多放心不下。”杏村派出所副所长陈涛说,时至今日,他才知道吴跃勤女儿当时面临截肢危险,在进行手术治疗。“我们哪里知道他过的这么苦。”陈涛说着哽咽了。

  面对困境,吴跃勤从未向组织提过照顾要求,连与他共事十多年的老同事也不知道哪怕一星半点。

  “吴跃勤总是为别人着想,但从不为自己的事麻烦别人。”同事们细数起过往:他会自费租车追击毒贩,会为困难群众捐款捐物,但不舍得给自己购置新衣;他会为毒贩孩子安置生活,会为同事家属协调工作,但自己的妻子还做着环卫工作;他缉毒追凶样样在行,但随着警龄增多荣誉反倒减少,不是没有立功受奖的机会,而是把机会都让给了年轻的同事……这些回忆,像一块块“拼图”,逐渐还原了吴跃勤令人感佩的人生。

  而最后一块,留在群众的心中。7月2日,在通往殡仪馆的沿街道路两旁,挤满了自发来为吴跃勤送行的群众。他们对吴跃勤的怀念与不舍,正是他从警生涯最好的注解。

 友情链接

/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