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猪死因不明,责任该谁来担?

2020-10-13 14:16:55来源:杭锦后旗人民法院  责任编辑:王欣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近日,巴彦淖尔市杭锦后旗人民法院巡回法庭审理了一起财产损害赔偿纠纷案件,案中所涉9头小猪死亡的责任到底该由谁来承担呢?

  2020年3月21日,原告范某从杭锦后旗召庙镇增光3社高某处购买了10头小猪,其中一头小猪于3月29日非正常死亡。4月5日早晨,原告范某雇佣被告卢某为剩余的9头小猪进行劁骟手术,术后,其中有3头小猪(母猪)便于当日中午死亡,又有3头小猪(母猪)于当日晚上死亡,其余3头小猪(公猪)分别于4月7日、8日、9日陆续死亡。原告认为其中6头小猪(母猪)是由于刀口大,失血多导致死亡,其余3头小猪(公猪),由于术后不吃不喝而相继死去。故原告诉至本院请求被告卢某赔偿原告27000元(其中购买9头小猪价款是15300元,喂养小猪饲料费、防疫费、人工费、精神损失费等共计11700元)。

  庭审中查明,2020年3月21日,原告范某从杭锦后旗召庙镇增光3社高某处购买了10头小猪,价值17000元,其中一头小猪于3月29日非正常死亡。4月5日早晨,原告范某雇佣被告卢某为剩余的9头小猪进行劁骟手术,术后,其中有3头小猪(母猪)于中午死亡,又有3头小猪(母猪)于同日晚上死亡,其余3头小猪(公猪)分别于4月7日、8日、9日陆续死亡。原告范某于4月6日向杭锦后旗农牧和科技局报案,该局于同日组织两名兽医到范某家中对已死亡的6头小猪(母猪)中的3头小猪进行了解剖,解剖结果为:小猪尸体毛色发暗,表皮发白。小猪的手术部位有肿胀,腹腔有淤血,创口部位未见异常,其他脏器未发现病变现象。本庭在诉讼中与两位解剖兽医再次核对,二人均陈述术后伤口有1厘米左右,腹腔有淤血,但淤血不多,凭经验不可能是因为劁骟手术致死。小猪死亡后,现尸体已掩埋,无法进行死因鉴定。被告卢某在杭锦后旗农牧和科技局组织的多次调解及本案审理中组织的调解中表示,愿意补偿原告损失3000元。

  法院认为,杭锦后旗农牧和科技局组织兽医进行了解剖,该劁骟手术伤口仅为1厘米左右,根据日常生活经验及常理,该伤口不足以导致小猪失血过多而死亡,且原告已有同批次小猪在该手术前几日死亡,无法证实原告所饲养的9头小猪死亡与被告卢某的劁猪行为有直接的因果关系,现小猪尸体已掩埋,无法进行死因鉴定,小猪死亡原因不明,故原告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原告的诉讼请求于法无据,本院依法不予支持。考虑到原告范某的损失确实存在,且被告卢某多次表示愿意补偿原告范某损失3000元。根据本案的实际情况,基于法理与情理的综合考量,本院对该民事损失的分担调整为:被告卢某向原告范某补偿因9头小猪死亡产生的损失3000元。

  本案中,小猪死因不明,原告没有提供确凿的证据,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该损失应由原告自行承担。在诉讼中,被告自愿补偿原告部分损失,基于法理与情理的综合考量,本院认为该补偿能够减少损失,体现邻里情谊,故予支持。

  近几年来,家畜的经济价值急增,在饲养家畜过程中一旦出现损失,一定要查清原因,如不能确定原因,要尽量保存证据,请求相关执法部门对证据进行取样封存、检测检验,以备后用。一旦诉至法院,法院要求有明确的证据,法律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

 友情链接

/ Links